敖丙什么时候嫁给我

今天也在为朝俞的绝美爱情哭泣

吹爆全球高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约策是什么神仙cp我简直要被萌死了

守约好温柔我爱了

守约虐我千万遍我待守约如初恋

不写文了


我退圈


反正写了也没人看


何必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


写了不到半年就撑不住了


我还是去啃别的太太的粮吧


在这我还是要说一句,谢谢陪伴和关注,感谢各位的支持


我写不出自己想写的作品,但我会记住我写过的所有东西,黑历史也不会删,算是留个纪念,也是圆了我想写文的梦


各位,好聚好散吧。


我会记得我曾经有过240个粉的



晓薛

好久没更新了写篇现代的


文笔很垃圾


无脑产物


不喜勿喷


这篇是甜文


大概是在一起之后的日常


(写新文都没人看)


早晨    7:00 


晓星尘准时起床,旁边的薛洋似是不想让热源离开,用手拽住了他。


晓星尘无奈,帮薛洋塞好被角,又揉了瑈他的脑袋,俯下 身说道:"你再睡会儿。"


薛洋皱了皱眉,把被角往上拉了两下,整人都埋进了被子里,根本没听见晓星尘说了什么。


晓星尘微微叹了口气,起身去厨房做饭。


做完早饭,晓星尘又去把自家睡得昏天黑地的爱人从床上拖下来,哄着对方穿衣服。


看着还在睡的薛洋,晓星尘只好使出了杀手锏:"阿洋再不起床,今天的糖就不给了~"


薛洋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这才不情不愿地起了床。


不写了看小说去








想写车


我好想写车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不知道写谁的


先列一下我啃过的cp


云亮,约策,晓薛,恶友,朝俞,信白,雷安,安雷,宋晓薛,all薛,究惑,瑞金……


想看什么车可以跟我说,没看到我的话就算了



为什么没有人愿意理我啊


酱紫你会失去我的qnq

晓薛 这章随便写写的

感觉自己文笔很垃圾,写不出想要的感觉……但是我这个咸鱼并不想翻身并表示,这样挺好的

开坑!这篇是现代abo……可能有点乱

睡觉时的胡思乱想……

假设薛洋因为……额……不知道什么原因嫁给了晓星尘,但是晓星尘并不喜欢薛洋甚至厌恶,为了传宗接代才结的婚之类的垃圾套路……

“晓星尘,你说如果我难产,你是保大还是保小?”这天薛洋含着棒棒糖百无聊赖的问。

晓星尘批阅文件的手并没有任何停顿,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

“保小。”

薛洋苦笑一声道,“我出门晒个太阳,不走太远。”

晓星尘略微点了点头,薛洋这才出了门。

有了身孕的薛洋自然不像没怀孕前那样活泼,总是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在一个地方,比如在花园看着一树的繁花,又比如,在家里做好饭等晓星尘回家却又被通知不回家吃饭时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餐桌上,看着桌上原本热气腾腾的饭菜,一点点变得冰凉。

就像那一颗毫不犹豫献出的真心,被那人不以为意的践踏,伤得体无完肤。

这种一腔热血慢慢变得冰冷刺骨的感觉,这辈子,都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不过,就快了。

等他生完他和他的孩子,就算是,了了这一桩执念,将来做了鬼,也可以安心了。

分割线……

医院

生育完孩子之后,薛洋的身体状况就开始直线下降。每天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垃圾桶里的沾了血的卫生纸不减反增。

不知怎的,晓星尘对薛洋越来越心疼了。

看到他脸色苍白的样子,就恨不得能把人狠狠的揉进骨血里。

晓星尘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某天,薛洋在晓星尘来的时候,猛的跩住了他。

晓星尘猝不及防,被薛洋拉到了病床旁。

“你干什么?!”

晓星尘猛的推开了薛洋。

薛洋后背撞上了床头,胸口一片疼痛难忍,不由得闷哼了一声,紧接着就咳了口血。

晓星尘这才反应过来,凑到他面前,满脸担忧,道:“没事吧?”

薛洋看着他,脸上没有了表情,道:“晓星尘,你早干什么去了?”

真是可笑啊,偏偏要等我快死了,对我这么好,本来已经,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

薛洋这样想道。

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漫,薛洋最先撑不住了。

就这样吧。

他想。

这样挺好的,不是吗。

晓星尘看着薛洋的睡颜,那人脸色苍白,呼吸也微弱到,随时都可以断掉。

看了眼床边的心电仪,上面的线条本来还在缓慢地跳动,然后跳动的幅度越来越小,最后终于变成了一条直线。(薛洋:他喵的我怎么又死了?!我:咳咳对不住,剧情需要嘛。哎哎哎!别打我啊)

晓星尘握紧了那人冰凉的手,轻轻放在心口。

“对不起。”

他道。

声音很轻,没有人听到。

拔掉薛洋身上的针管,把人打横抱起,慢慢的走出了门。

“阿洋,我们回家。”

有点漏洞百出……逻辑什么的,不存在的!

客官,给个小红心呗(苍蝇搓手)

很久以前写的……存在iPad上忘了发

还是那句

不会镜像的用镜子看谢谢

我家白白!!!老公看这里!!!

飞飞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双叒叕:

实在没有图可以更新了,拿微博涂鸦除草(十图居然放不下了,震惊

前4张白起,中间4张许墨,最后两张李泽言

期末了,我凉凉

虽然说过这个po只放全职,但是特殊时期就。。。大家就当无事发生吧

月底见了(溜了溜了.jpg

最爱你的那十年好句 上

整理没按照顺序


蒋文旭出来挨打!


你能体会到那种感觉吗?你这辈子最爱的人,最心疼的一个人,无数次想怎么和他过好一辈子的人,在你怀里一点点失去气息和体温…那种感觉是种能让人绝望的冰冷和痛苦,是能落在一个人身上最重的惩罚。


诺言这种东西,通常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你所在之处,是我不得不思念的海角天涯。”


从前的体贴柔情在岁月的风化打磨下变成了现在的不屑一顾。


他甘心为这一点温柔留下,即使是句梦话。


别对我那么残忍啊…我没和你真正生过气…你要再欺负我,这次我就永远不给你找到…”


如果不是当初不那么一条路走到黑不管不顾跟了蒋旭文,现在他的生活是不是完全不同?亲人和满,他也会有自己的朋友圈子,会有真正值得共度一生接受旁人祝福的爱人。一生平淡完满,皆似世间凡人所有。


 但身边的人也会让他觉得活下去还有那么一丝一毫的意义。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爱情。伤着你疼着你也救赎着你。


人心是慢慢变冷的,失望太多就不在期望了。


真正在乎的时候是不会像现在这样阴阳怪气恼羞成怒的。


贺知书烧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是在漆黑阴暗的楼道里看到了光,高中时高大英朗的男孩子抱着球逆光向他走过来,笑的像只傻里傻气的大狼狗。


“…我都要走了你还不好好对我啊…”贺知书轻轻躺在蒋文旭身侧环抱住他的腰,声音有一些压抑不住的轻微哽咽:“以后再和谁在一起就对人家好一些吧…我这样好哄的毕竟太少。挑一个有福相的…能陪你很久的人吧…”贺知书顿了良久后终于压抑不住的哭着憋出来一句:“傻瓜,你知不知道就要失去我了啊!”


每个人都做过这样的梦,梦到亲人爱人或朋友离开你,梦里的你很脆弱,哭的喘不过气来,你常常哭醒。醒的时候那种寂寥和孤独,心痛和追念深刻似海。不提以后,至少醒的那一刻是这样的。


  蒋文旭知道贺知书怕疼,贺知书并不是脆弱,他只是体制特殊。容易留疤,经不起磕碰。蒋文旭很清楚的记得第一次把贺知书压在身下的时候贺知书疼的一直在颤,但乖的一点的反抗和抗拒都不见,那孩子又黑又亮的眼睛里似乎有清冽的泉,一圈圈的透着涟漪,贺知书就轻轻喘息着呜咽着说:“蒋哥,你以后要对我好…”。

蒋文旭的心毫无防备的狠狠一痛。


“没事的,不是什么值钱东西…”

    “丢就丢了吧…”就像丢了我一样。贺知书没说后半句,他已经习惯委屈自己了,甚至能控制住眼圈不在不该红的场合红。


这十四年来的所有感情,只是如此?或者是说人共患难容易,共富贵却难?


   贺知书咳了两下,骨头缝都疼。他想人若说起谎话,怕是多么痴缠恶心的借口都能编的天衣无缝。如果蒋文旭还能那么爱他,他是绝对不会忍成这样,疼起来的时候也会哭,指使那个男人去烧水倒药,遗言都要留的娇气任性——我走了你都不能再往身边带人。

    可不会了。所以除了自己忍受,尽力不去招人讨厌,没有别的方法了。


贺知书却是笑了,左脸颊的小酒窝显的他乖巧的不得了。但贺知书眼里的悲伤那么重那么碎:“我真的好疼…疼了好久…熬不住了该怎么办呢…”


  贺知书的心一瞬间就风化破碎了。

    自己不是那个人。


   当初明明说的是永远在一起,他们是最好的年纪相互遇到的最美好的人。贺知书露出了些很恍然的笑意,他记得很多很多细碎的微不足道的事,记得很牢,因为正是每一点小事才拼出幸福。


这辈子有我一个就够了,不是都说好了吗?


可那又说明什么呢?曾经炙热单纯的爱在漫长的时间里消磨了,被灯红酒绿的欲望打回原形,一点用以安慰自己的东西都没有了。


我还有力气,能多爱你一点就多爱一点吧,以后就你自己了,太任性了身边的人留不久的。


爱一个人的时候觉得他走路都是与众不同又潇洒的,即使那个人…一眼都没回头看。


 贺知书一夜未眠,心又生生被钝刀子挖去一片。后半夜的时候贺知书满屋子的转,却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最后终于累的坐在冰凉的客厅地板上哭的像个失去了全世界的孩子。贺知书咬着唇,瘦削的肩颤的厉害,他一边哭一边把暖宝宝贴在胸口上。这样心才不会冷的要结冰。


  疼是难免的,但没人疼惜就容不得一点的自怜自艾。


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寂寞都寂寞惯了,苦也不是太苦的,只是熬的久了人就会变的更沉默,贺知书的冷清不是天生的,他所经历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一场又一场的离别。


 我是喜欢你,可也别把我当傻子啊…


高中的时候蒋文旭放学的时候塞给过贺知书一张字条,他问“你知道很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年少时的蒋文旭轻易不把“爱”字付诸与口,但对贺知书的爱却不比任何时候少。

    那天夜里贺知书手里攥着这张纸条想了一夜。最后想到的是黄碧云那一句——包容且静默,不问不怨,不哀伤。

这条回复贺知书在心里揣摩千遍,一直揣摩十多年,却一直没有回复过蒋文旭。仿佛在他心里,爱是说一点就少一点的,越盯梢查岗失去的就越快。

    但最终还是要失去了。


不一定是谁先爱上谁就输了,比如蒋文旭。

    但你要爱上了一个注定不会爱你的人肯定就输了,比如艾子瑜。


 说这些的时候贺知书笑的有几分温柔,和酸楚。最多的,是压抑不住的深情。


“对别人来说的一段可以割舍的感情对我来说是十四年的爱,是退无可退的唯一的依靠,是尝过的所有甜头,也是刻骨铭心的全部痛楚。”

晓薛 孽缘 上

没有剧情

没有文笔

无脑产物

不喜误入

ooc预警

前景就在义庄,假设道长知道了无名少年就是薛洋,晓星尘有眼睛,薛洋无眼睛设定

ooc不用说了

前方名场面

“道长,今晚夜猎捎上我呗!”

晓星尘看着他,笑了笑还是拒绝了。

“那可不行,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唉~道长,我给你背剑,给你打下手,你别丢下我嘛~”

薛洋心念一动,似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道:“你要是不带我去,我就偷偷去。到时候一个人遇上走尸,你不来救我,我可就要被咬死了。”

“唉,你这人。”晓星尘无奈的笑笑,终是没话说了。

到了一处山涧,泠泠的水声环绕,要是隐居的话,还真是一处好地方呢。

晓星尘看着这一处场景,在心里暗暗道:如果有一天能把阿洋拐到手,不如搬到这里来住。

薛洋虽没了眼睛,但是感觉还很灵敏。

一道黑影从身后袭来,几乎是本能,降灾出鞘,兵刃交接发出刺眼的光亮。

但因为薛洋几月前受的伤还没完全长好,黑影力气极大,一击之后,薛洋隐隐有了不敌之势。

黑影猛地用力,薛洋闷哼一声,降灾脱手,被击飞了出去。

在晓星尘看来,不过是瞬息之间,降灾就被击飞了。

霜华自动出鞘,向黑影袭去,那黑影躲得倒是挺快,霜华只是挑掉了那人脸上的面纱。

是个女人。

长的还挺漂亮。(你以为咱们的星星洋洋会被迷惑吗?不可能的!人家可是有喜欢的人了 没错双向暗恋(ಡωಡ) )

那邪魅看着脸上的面纱被挑了,气急败坏,就咬了薛洋一口,然后,不出意料被晓星尘一剑砍死。

过了几天。

薛洋自从被咬了之后,时常会犯晕。

而且后穴还会痒。(邪魅:我都做到这份上了你还是快点从了那小火汁吧)

然后 就开车了

下章纯车

最后说一句

我立志从一名清水渣渣变为一名肉文渣渣





看完的给个评论行不 码字不容易啊

这个很有道理(●—●)

血櫻雪葉:

西岭千秋:

没毛病👌

奶香鸡胸肉:

我觉得这个说的很有道理

書遙(粉前看簡介):

你们不觉得看完文什么都不做有损人性吗(*`н´*)

焚烛:

不!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我辛辛苦苦地产粮你们居然想暗算我!!!你们冷漠你们无情你们无理取闹!【咳】

燕安的俏丽老公晏无渡:

附议

锦烟:

说的对啊哈哈哈哈

叶修世界第一可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有道理

一杯奶茶西米露:

请不要暗算我(|| ゚Д゚)

温顾:

你关注我

不点红心

不点蓝手

不评论

你关注我

是他妈的准备

暗算我吗


by温顾的咆哮

双鬼道 夷陵二三事

拖更使我快乐



“洋洋!乖徒儿!师父来找你玩了!”


薛洋看着魏无羡乱得想鸟窝似的头发,忍不住笑了起来。


“诶~终于笑了!你这家伙,简直比蓝湛还难哄。不对,那家伙根本不会笑。”


薛洋仰起头,看着魏无羡吐槽这蓝家,心里想着,或许这样,也不错。


至少有一个人,真心待他。



魏无羡发现,薛洋特别喜欢吃糖。


或许是小时候断指留下的阴影,薛洋并没有在魏无羡面前提过糖。


那天,魏无羡带着洋团子去集市。


“洋洋想不想吃糖葫芦啊?”


薛洋看着那边买糖葫芦的小贩,忍不住点点头。


“叫哥哥就给你买。”


薛洋撇了撇嘴,但还是没有抵挡住糖果的诱惑。


“羡哥哥,洋洋想要糖葫芦。”


说着,踮起脚尖在魏无羡脸上亲了一口。


魏无羡几乎是瞬间就想要就地办了这个小家伙。(羡哥:不吃糖葫芦了,今天吃洋团子。酒酿:我国有一套完整的宪法……唉!别动手啊!这是法治社会!)


但是碍于洋团子还没成年,只好苦苦忍着。


最后,魏无羡带着洋洋买了一堆糖果,牵着薛洋往乱葬岗走。


夕阳西下,一大一小的两个影子,看起来格外和谐。



下集预告:


乱葬岗被围剿


全集高|潮


才不告诉你我还没开始码字呢(ಡωಡ)